福建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每出口百辆重卡就有40辆重汽造

时间:2021-11-16 来源网站:福建化工机械网

每出口百辆重卡,就有40辆“重汽造”

中国重汽尼日利亚KD工厂紧张有序的生产现场 重汽(香港)有限公司非洲部供图发动机100多公斤,壁厚只有5毫米。

“李俊龙凸轮轴装入法”、“艾金龙链条快速更换法”……走进重汽的生产车间,随处可见这样以一线工人名字命名的装配作业方法。对于“工匠精神”这个词,李俊龙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在他眼里,怎么把手里的活干得更漂亮,就是对自己“人品”最好的注解。

中国重汽尼日利亚KD工厂紧张有序的生产现场?

说到“工匠精神”,就不能不提与德国曼公司的合作,这让重汽与德意志民族苛刻严谨的民族精神进行了全面的交流和碰撞。这次合作对中国重汽而言,不仅是先进的设备、工艺和图纸的引进,更重要的是“工匠精神”得到了一次全新的洗礼。

在重汽与曼公司合作的历程中,最难的莫过于D08、D20、D26发动机的本地化生产。拿D08发动机来说,整个机体铸件基本壁厚只有5毫米,较现有同功率发动机要薄,而且升功率高,这就对铸件的强度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100多公斤的机体,几克的微量元素也要控制好,否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就这样,重汽对曼发动机加工工艺逐项拆解,对每一个精度尺寸进行测量,对200余台设备、上千个加工动作进行逐一确认,用了两年多达到甚至超过了曼生产线的质量水平。向 250 岁的曼“学艺”,拒做“搬运工”

作为重汽发展中非常关键的一步,在与曼的合作上,重汽放弃了只做曼技术的“搬运工”,也丢掉了眼前占领市场赚取高额利润的机会,潜下心花了四五年时间,慢慢研究学习曼的技术,终于推出了自主品牌汕德卡系列,这才有了今天与德国奔驰争夺市场的能力。

“奔驰已100多岁,曼更是有着250年的历史。和他们的技术储备能力相比,60岁的重汽像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说这话的,是重汽技术发展中心汽车电子设计部的副部长田磊。正因如此,重汽的学习能力反而更强,脑袋转得也更快。

在与曼公司及众多国际大牌零部件制造商合作过程中,田磊学到了很多智能化方面的经验。今年9月,在60岁生日当天,重汽发布了我国首款智能卡车。为了这款车,仅科研立项就达30余项,研发投入更是数亿元。

田磊回忆说,从十几年前自动换挡开始,智能卡车的研发就一步步地改进、一步步地突破。仅防侧翻这一项技术,从立项到推出花了两年多。让他倍感骄傲的是,这辆中国第一台智能卡车,重汽拥有全部自主知识产权。田磊说,技术没有一天不是新的,智能卡车明年就要上市了。他和同事还要以最快速度推出第二代产品。

为两辆车的小订单,设计双刹车、四开门

“技术上可以和老牌德国品牌争个高下,而且我们反应更快。”重汽港豪公司的李明海告诉记者,他见惯了各种“难缠”的高端客户,他们对订单的要求都很高,甚至是苛刻。除了技术要国际一流,还要在最短时间内提供个性化解决方案。

拿台湾地区市场来说,阿里山海拔较高,地势起伏很大,卡车可能连续两小时都处在爬坡状态。原本通用的发动机动力不足,仪表盘就会频繁报警。得知客户的需求,李明海赶紧和后方研发人员沟通。这也是为什么,销售到的台湾的卡车发动机会有两个版本:一个适用于平路,一个善于“爬山”。

同样是为了个性化服务,重汽亚欧部的刘云轶为了一张特殊订单没少费心思。原来,摩洛哥有个客户想订重卡教练车,和平常卡车不同的是,副驾驶位置也要有刹车和油门,并且像轿车一样后面能坐人,必须四开门。

就这样,研发部门把电路、机械系统全部重新设计了一遍。刘云轶笑着说:“你们知道吗?这个订单其实非常小,只有两台。可我们的研发设计人员却付出了很多。别人觉得是亏本的买卖,对我们来说,这可能就是以后的大客户。”和非洲首富合资建厂,与德国奔驰过招

刘云轶和同事们的手里还真有个“大客户”。一带一路的实施,让原本销量仅百余辆的巴基斯坦市场爆发到上千辆。性格风风火火的刘云轶有时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客户给她最多的反馈就是“皮实”“抗造”。

而能让苛刻的台湾客户满意,也让李明海更加忙碌。6月份签的那单79台重卡总算忙完了,9月份接着又追加了70台,现在才发完一半,年底前要全部交到客户手上。一年算下来,卖到台湾地区的卡车加起来也不到300辆,连重汽全部出口量的零头都算不上,但这些都是重汽最高端的重卡,一台车50万元。更难的是,整个台湾地区的市场容量只有2000辆,而且一直是外资品牌的天下,重汽的竞争对手,不是德国的曼,就是奔驰。

正在回国休整的重汽尼日利亚代表处代表王庆阳,显得清闲了不少。不过,过不了几天,他要飞赴尼日利亚,可能一忙就停不下来。这两年,受国际石油危机影响,尼日利亚的经济遭到重创。即便如此,重汽在这个老牌市场的销量仍是在增长的。就在前几天,一家跨国石油公司刚签下200辆的订单。

另一个消息是,境外投资建厂的棋子早在2014年就已落下。重汽与非洲首富掌管的尼日利亚丹格特集团合资建设的整车生产工厂,在今年年底即将投产。这种资本与技术的输出,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本地化生产将使成本至少下降20%,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

如今,重汽的海外销售人员已把中国产的榨菜和火腿肠带到了全世界96个国家和地区。在近期国家海关信息网发布的榜单上,中国重汽进出口有限公司位列汽车行业整车出口之首。而在重卡领域,其已连续12年稳居行业出口老大的位置,今年以来的占比更是达到了40%。

在重汽成立60周年时,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曾用八个字来评价它:“中国重汽,国之重器。”一个“重”字,足以看出重汽之于中国制造、甚至是国家发展的沉甸甸的分量。正是有了这份责任,当家人马纯济将重汽的下一站定位为“千亿级”,目标是把一半的卡车卖到国外去。他看到的是:“世界比中国大。”

母爱,牵动着我的情思作文

逐梦前行

论善良

记忆里的童年